E-MAIL:bjhcmj2008@126.com
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设备介绍 模具展示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·欢迎您来到北京鸿程模具网站!
·产品分类
 
·精品展示
 
·联系方式
公司名称: 北京鸿程模具
公司地址: 北京大兴区瀛海镇笃(du)庆堂村新村路7号院22号
联 系 人: 李志强
联系电话: 010-80220950
联系手机: 13693020216
网  址: www.bjhcmj.com
 
·新闻中心
一颗牙花掉一个月工资 千亿口腔医疗市场为何开店越多亏损越多

资本是逐利的,亦是追逐变化的。“一个事儿只要产生变化就会吸引关注。”

“一颗牙花掉我一个月的工资”26岁的石韦谈起半年前种植牙的经历,调侃道: “想转行做牙医”。

近年,口腔医疗在技术进步下经历着变革,与此同时也在消费者的推动下日渐升温。 国家卫健委数据显示,2017年国内口腔医疗市场规模已增长至900亿元,对比2008年200亿元,十年间复合增长率高达18%。 目前来看,口腔市场尚无龙头品牌出现,激烈的竞争却让这个领域看起来十分热闹。 外界认为口腔医疗正经历着“黄金时代”,数据却证明,投资人已开始回归理性。 从投资趋势 来看,行业的投融资事件从2017年开始逐年减少,但大额投资却明显增多。一定程度上说明,经历了一番资本比拼追逐之后,头部的优势已日益凸显,而那些不变革的小型机构终将遭遇淘汰。

当下,机遇中求生变得异常关键。“这是最坏的时代,也是最好的时代。”不少投资人向投中健康表示,数字化给了行业新机遇,未来行业将注定繁荣。那么,在技术加持下,口腔医疗能跑出下一个爱尔眼科吗?

消费者:从治牙到预防

“从初中开始就想整牙了,一直没有下决心,一是贵,另外就是觉得带刚牙套太丑了。”28岁的王冰冰去年年底花了5万元做了一套隐形正畸,虽然价格超出了预算,但她觉得“实现了多年的心愿,为了美都值得”。

隐形正畸也叫做无托槽矫治,与传统的牙套、牙箍需要在牙齿表面粘上托槽,戴上钢丝的矫正方式不同,隐形正畸是全透明的,更具美观度。

毋庸置疑,站在健康和医美的交叉点上,基于美观诉求的消费者成为了口腔医疗市场的一大主力军。王冰冰正代表着当下众多消费者的“看牙”心理。

欢乐口腔总裁兼CEO孙延对于口腔医疗行业消费人群的变化有着切身感受:“原本以老年人消费为主的口腔领域,已逐步走向年轻化。如今40岁以内的消费者变得越来越多,以70后、80后为主的人群,更愿意为自己的口腔健康付费。”

消费者对“美”的追求也恰恰成为了口腔行业吸引资本的关键因素。长期专注医疗行业投资的辰德资本朱天骥认为其吸引力在于“口腔医疗是一个跟美学相关的市场,医美的成功一定程度上可以映射到口腔医疗市场。”

在消费者的簇拥与烘托之下,除隐形正畸以外,树脂贴面、瓷贴面、烤瓷牙等诸多项目也备受青睐。

只不过28岁的王冰冰已经过了矫正的最佳时期,不仅矫正难度大,花费高,带牙套的时间也要比别人更长,“如果初中那会儿就开始矫正,可能就不会长虫牙了。”王冰冰后悔没有早点整牙。

现实情况亦是如此,即便消费者治疗口腔的热度在看涨,仍与海外相距甚远。“从全球范围来看,日本目前有70%的人有定期看牙的习惯,美国有40%,而在中国,这个数据仅不到1%。”孙延表示。

从另一角度来看,差距也意味着国内市场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。最直观的体现是,消费者从“出现问题去看病”到“口腔疾病提前预防”的观念及行为转变。孙延透露,在欢乐口腔的客户群中,目前预防为主的消费人群占比最大。

对行业趋势,孙延持以极为乐观的态度。在口腔行业,玩家们有一个“黄金时间”的概念,即当人均GDP超过一万美金之后,将有越来越来的人形成定期看牙的习惯。他笃定:“在未来五年里,中国定期看牙的人群能提高十倍将是大概率事件。”

当下,消费者正驱动着越来越多创业者和投资人进场。

资本:从跟风到理性

口腔医疗行业不止是治疗疾病的口腔机构,这是一个包括上游医疗器械,中游云端服务和各类分销代理商,下游综合医院口腔科、口腔专科、连锁民营口腔机构和个体诊所的医疗机构的完整产业链。

这个链条正在数字化的驱动下日益变革着。例如牙齿正畸的数据来源正逐渐由原本的咬石膏模具变为口扫。

资本是逐利的,亦是追逐变化的。“一个事儿只要产生变化就会吸引关注。”在投资人陆亦琦看来,变化意味着机会,变化就会让投资人感兴趣。

口腔医疗其之于投资人的吸引力,朱天骥总结了两点:一来口腔医疗是医疗行业最具有消费属性的市场。低度医保、高客单价、高毛利,哪怕单品都能诞生很大的公司。二来逻辑直接,对投资人而言,进入壁垒低。

从2015年后,资本入场口腔医疗的意愿迅速提升, 2016年投融资事件达到最高值。近两年融资数量有所下降,总金额却持续上升。CVSources投中数据显示,2018年融资总额创下历史新高。其中,欢乐口腔、马泷齿科、美维口腔等5家融资额均超过一亿人民币,合计超过10亿元人民币。

数据来源:CVSources投中数据

外界看来,口腔行业正经历着“黄金时代”。数据却证明,于投资人而言,“已是回归理性的时候了”。

“市场上口腔医疗产品大多是趋同的,数量又多,投谁不投谁,标的选择是一门技术活。要么投出行业头部,要么石沉大海。”朱天骥说道。

“以前只要做个口腔项目,跑出来说要钱,总有人追着给你,今年不是那么回事了。”陆亦琦也表示。

同质化项目看多了,针对口腔医疗行业的投资“方法论”也便孕育而出。朱天骥认为投资关键在于两点:首先,项目所在的领域应该绝对符合数字化齿科的发展大方向。其次看品类的绝对大小,单品项目要求标的在所在品类中产品和品牌都做到最好;对于渗透率耐受的品类,则必须面对一个非常大的市场,大到哪怕渗透一丁点都是很可观的体量。

入局者:从追求资本到回归服务

处于爆发期的口腔行业仍在蠢蠢欲动,中小型玩家试图通过快速扩张抢占更大的市场份额。先行者却早已身先士卒,为后来者攒下足够多的经验和教训。

在资本的参与热情下,已有一批口腔机构用连锁扩张的方式跑入了大众视野。

2017年8月,获得9000万美元的D轮融资后,瑞尔集团表示计划在2025年前将瑞尔齿科建设成拥有1000家诊所的口腔医疗机构;劲松口腔在获得约2亿元融资后也表示,计划未来三年将劲松口腔发展到国内、国际多个主要城市。即便是已登陆A股的通策医疗也并未停下奔跑的脚步,意图通过新建、收购、扩建、合办等方式加快进行医院网点布局。

在这一波热潮中,欢乐口腔也顺风而行。“3-5年前是欢乐口腔快速发展的时期,在资本推动下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拓店,后来发现这是错的。” 孙延反思。

任何事情有利必有弊,连锁带来了品牌知名度的提升,但资本驱动也意味着没有时间做内功,“快”反倒变成一种拖累。

版权所有 © 北京鸿程模具